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輿論監督 >

騰格里沙漠污染調查:中冶紙業前身用污水灌溉速生林

作者: 發布日期:2019-11-12 10:52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上圖顯示,中冶紙業集團有限公司占中冶美利云產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11.38%的股份,占寧夏美利紙業集團環保節能有限公司60%的股份。

  騰格里沙漠污染問題,繼2014年之后在今年冬天再度被曝出。這次的污染區域緊鄰寧夏中衛市沙坡頭國家自然保護區。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從權威渠道獲悉,此次發現的污染場地系中冶紙業集團有限公司前身“寧夏美利紙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簡稱“美利紙業”)傾倒造紙黑液所致。中衛市官方通報,傾倒黑液時間跨度為1998年至2004年。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在沙坡頭國家自然保護區小湖以北發現多處傾倒的污染場地,污染體量大,散發著刺鼻氣味,污染物呈黑色油狀。

  多名美利紙業前員工向澎湃新聞證實,2000年左右,美利紙業為擴大生產、節約成本,提出“林紙一體化”,將近二十萬畝沙漠推平后,種植速生林為造紙廠供應木漿,在施工過程中,原來的沙漠被改造成林區,用污水(造紙黑液)噴灑路面以達到道路硬化的目的。

點擊進入下一頁

造紙廠產生的污水在混合黃河水后沿干渠流淌,最終流進林區進行灌溉。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但每次剩余的污水是不可能再運回廠里的,于是他們在沙漠邊緣挖坑就地排污,等水分蒸發后再掩埋,持續排放了兩年多。”前述多名前員工表示,之后,造紙廠還用排放出來的污水混合黃河水,經前期修成的干渠、支渠、斗渠和毛渠,直排林區澆灌速生林。

  美利紙業的污染問題被曝光后,目前,當地政府已經介入。11月10日,在污染場地現場,有關部門正在對污染物進行清理裝袋,一名工作人員稱,清理工作已經持續十多天,已清理出五萬多噸袋。

點擊進入下一頁

污染場地中工人對污染物挖掘清理后進行裝袋。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造紙廠的黑液

  短短幾天時間,趙友林(化名)往中衛市工業園區附近的速生林跑了好幾趟。騰格里沙漠再次曝出被污染的消息后,這位當地環保志愿者顯得有些焦慮,“污染區域可能遠不止現在發現的這些。”

  11月7日,北京市豐臺區源頭愛好者環境研究所的志愿者張先生在公眾號上發文稱,在沙坡頭國家自然保護區小湖以北、緊鄰該保護區的地方,發現有多處傾倒的污染場地,污染物體量大,并散發著刺鼻氣味。據其發布的現場照片顯示,污染物系黑色油狀物,污染區域表面覆蓋一層深度達一米的沙子。

  張先生此前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其所發布的圖片拍攝于今年10月3日,系他在沙坡頭國家自然保護區做調研時發現的,共有5處大面積傾倒點,總污染面積可能在百畝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澎湃新聞在現場發現,5處傾倒點中,其中一處距離沙坡頭自然保護區界碑僅有500米。

  實際上,這并不是騰格里沙漠第一次被曝出污染問題。2004年,內蒙古阿拉善盟騰格里工業園區部分企業、寧夏明盛染化公司、寧夏中衛工業園區部分企業以及甘肅武威市榮華工貿有限公司等企業相繼被曝出私設暗管,將大量未經處理的污水排入沙漠腹地,對騰格里沙漠生態環境造成破壞。中辦、國辦專門成立督查組,敦促騰格里工業園區進行大規模整改。

點擊進入下一頁

污染場地鄰近生態保護區。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此次污染事件被曝光后,很快,一家造紙廠進入公眾視野,而污染區域的污染物也被確認為造紙黑液。11月7日中衛市宣傳部回應稱,此次污染系當地的美利造紙廠多年前排放并遺留下來的,相關部門正在整改。11月10日,寧夏日報客戶端發文稱,被深埋的黑色黏稠狀物質已經被大型挖掘機掘出,工人們正在使用防滲內襯包裝袋裝袋封存。

  據寧夏廣播電視臺微信公號11月10日發布消息,針對中衛美利紙業沙漠污染問題,寧夏自治區黨委和政府主要領導作出批示,并召開專題會議研究整改措施,派工作組第一時間趕赴中衛市,現場調查督促污染整改工作。目前,中衛市和涉事企業正在全力整改。截至11月10日中午共清挖固體廢物52700噸袋,均用帶防滲內襯噸袋臨時規范堆存,待其屬性鑒定結果明確后進一步處置。

  11月10日,澎湃新聞在污染區域附近看到,通往污染場地的各個路口道路已被挖斷封鎖,在一大片速生林邊緣地帶,白色的防滲內襯包裝袋整齊排列,綿延約兩公里。污染區域內,大型挖掘機正在對污染物進行挖掘清理,現場仍存有刺鼻氣味。一名工作人員稱,清理工作已經持續多日。

  趙友林在11月7日之后開始頻繁出現在污染場地現場。他說,這里緊鄰沙坡頭自然保護區,聽說污染物是美利紙業十多年前排放的,他有些擔憂,“我找到了一些美利紙業以前的員工,得知當年造紙黑液的污染情況比較嚴重,可能還有污染場地沒有被發現。”

點擊進入下一頁

長年經由污水灌溉后,速生林里的沙土上留有一層黑色物質。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用污水灌溉的速生林

  若不是趙友林的到訪,李宗源(化名)幾乎要忘掉美利紙業十多年前“運動式”的造林工程,以及罐車排出一罐又一罐的污水。他說,從美利紙業離職后,這些事情已經很多年沒和人談及。

  李宗源告訴澎湃新聞,美利紙業是在上世紀90年代末注冊建廠,并很快發展壯大。隨著資金不斷膨脹,當時的企業負責人劉崇喜提出“林紙一體化”發展思路,要通過種植速生林,為造紙廠供應木漿,降低運輸成本,“當時決定種中林楊,它生長速度特別快,砍掉之后又會從根部冒出新芽繼續生長,跟割韭菜一樣。”

  據景華紙業網2003年9月9日的一篇報道,美利紙業曾提出《新世紀戰略工程》構想,計劃從2001年開始,用5年時間投資40億元,營造速生造紙林基地,興建年產40萬噸高檔紙生產線。

  很快,中衛市工業園區附近約20萬畝沙漠被推平,美利紙業開始在沙地上建設速生林,形成了一條條井字形道路。

點擊進入下一頁

美利紙業當年留下的速生林。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李宗源說,那時候美利紙業的工作重心全放到了速生林上,但因為道路灰塵太大,雨后濕滑泥濘,影響施工。最終,他們采取了用污水(造紙黑液)噴灑道路的方式解決了這一問題,“噴灑污水后,塵土很快就會結塊,變得堅硬,這能用最低的成本實現道路硬化。”

  李宗源說,那時候工人們每天都會開著罐車沿路噴灑污水,剩余的污水則在沙漠里就近挖坑排放,待到水分蒸發后進行掩埋,若是在靠近林區的地方排污,他們通常會在掩埋后在沙土上種植樹木,“有時候也會出現直接排放,不進行掩埋的情況。”

  李宗源在近幾日得知騰格里沙漠再次發現被污染的情況后,第一時間想到了當年美利紙業的速生林,和當年罐車里噴灑出來的污水。他在看過現場照片后確認,這就是當年留下的污染物,“有一部分在沙土下面掩埋著,還有裸露在外的,這些情況都符合。”

  李宗源回憶稱,美利紙業在騰格里沙漠排放污水大約發生在2002年到2004年,那時候很少有人考慮到環境保護的問題,這場“大生產”運動發起的快,結束的也快,到2005年速生林全面建成后,排污的情況就不存在了,因為從那以后,造紙廠的工業廢水對企業來說已經成了寶貝,“有大用場”。

  美利紙業的另一名前員工告訴澎湃新聞,污水在2005年以后被美利紙業視為寶貝,是因為美利紙業的速生林全部生長在沙地,需要灌溉,因此他們將企業排放出來的污水混合黃河水,沿前期修成的干渠、支渠、斗渠和毛渠全部排放到林區里進行灌溉,“這在之前是經過專家論證的,結論是污水這樣處理可以養活林楊,但這個論證中并沒有明確是否會破壞環境。”

點擊進入下一頁

原美利紙業廠區。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攝

  地下水體污染擔憂

  速生林建成后,美利紙業歷經兩次更名,2006年更名為中冶美利紙業集團有限公司,2009年又更名為現在的中冶紙業集團有限公司。

  李宗源回憶稱,那時美利紙業的許多工人都對企業的發展存有期待,沒想到,即便是用污水混合黃河水進行灌溉,速生林的生長情況仍遠低于預期。

  美利紙業“林紙一體化”最終沒能為企業帶來效益,反而因前期投入過大,樹木在沙漠生長速度過慢,成本無法及時收回導致資金鏈斷裂,造成企業生存難以維系。

  十多年后,當初用污水噴灑過的路面上,仍留有一些茶褐色的斑點,最初用污水混合黃河水灌溉過的林地,如今在土質表面仍留有一層黑色雜質;這一片近20萬畝的速生林,有一部分也已經因為枯死被砍伐掉。

點擊進入下一頁

經過污水噴灑后的路面在十多年后仍留有茶褐色斑點。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按照李宗源的說法,美利紙業在十多年前種植速生林時,在沙漠排放的污染場地可能并不止現在發現的這5個傾倒點,仍有一些因用沙土覆蓋后又種上了樹,或已難以找到。

  讓趙友林最擔心是,近20萬畝速生林長期用污水灌溉,污水從地表滲入地下后,是否對地下水造成影響才是關鍵。

  附近的一名居民告訴澎湃新聞,他家里近幾十年來,一直靠吃井水過活,近些年井水的味道與之前相比有些變化,開始發苦發澀,他曾在附近種植了許多桃樹和蘋果樹,“自從造紙廠的速生林建成后,它們都已經逐漸枯死了。”

  澎湃新聞探訪美利紙業原廠址,這里已荒廢多年,留有安保人員看管設備。數公里外,是由現中冶紙業集團有限公司參股的中冶美利云產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中冶美利云公司”),經營范圍除了云平臺服務、云基礎設施服務和云軟件服務外,主要產業仍是造紙。

  雖然速生林的性質已經從經濟林變成了生態林,但這套“污水”處理系統一直在使用。11月10日,澎湃新聞在中冶美利云公司的三泵站外看到,排水口有水流不斷涌出,企業造紙產生的污水經過處理后,經由三個泵站從干渠流入支渠,最終流向林區對速生林進行灌溉,水體有淡淡的刺鼻氣味。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中冶美利云產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三泵站外的排水口。澎湃新聞記者 陳雷柱 圖

  中冶美利云公司的一名前員工向澎湃新聞稱,從這里流出的污水與之前一樣,經過污水回收利用裝置處理,混合黃河水后排進林區,“我們也不知道經過這樣處理后的污水會不會對環境產生危害,但之前排出來的水是泛黑的,最近出了事,水的顏色才變成了土黃色。”

  趙友林說,沙坡頭自然保護區附近的一片區域地下水水位較高,野生動物種類繁多,一旦地下水水質因污染發生變化,后果將不堪設想,“現在環保部門已經開始對地下水水質進行檢測。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澎湃新聞 編輯:李楠
江苏7位数彩票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