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深度觀察 >

讓黃河造福人民 ——黃河水量統一管理與調度紀行

作者: 發布日期:2019-10-08 10:21

    題 記:在20世紀70年代以后的近30年,黃河曾多年出現斷流。1999年起,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按照國家授權實施黃河水量統一管理與調度至今,黃河已經實現連續20年不斷流。這條中華民族的母親河,正在以全新的生命形態哺育著人民,也為世界江河治理與保護、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提供了典范。

  雄偉的大壩、巍峨的庫區令人驚嘆,九曲黃河的神韻與王屋山的奇峻交相輝映,烘托出高峽出平湖的綺麗風景……黃河小浪底水利工程,巍然聳立于豫西山地的最后一段峽谷,是黃河三門峽以下唯一能夠取得較大庫容的控制性工程,處在控制黃河中下游水沙的關鍵部位。

  水沙矛盾,是黃河的關鍵問題之一,經過長時間的調水調沙,黃河河道內河床大面積裸露。在小浪底庫區上游,干涸的河床上,由水流沖刷和澄泥裂變形成許多造型各異的圖案。“這些圖案有的像是一幅幅浮雕版畫;有的像是一幅幅水墨丹青的山水畫;還有的像是一幅幅濃墨重彩的油畫,好多人第一次見到這種圖案,紛紛稱奇。”水利部小浪底水利樞紐管理中心水量調度處劉樹君介紹,小浪底水利樞紐與黃河中游的古賢、萬家寨、三門峽、陸渾等水庫,形成了功能強勁、聯合調度的水庫群,有效調控進入下游河道的水沙過程,為飽經滄桑的母親河排憂解難。

  見證斷流——東行停滯柳園口

  8月13日,在河南開封柳園口渠首閘下游2000米處,柳園口渠首閘閘管處處長卓健指著河灘對記者說:“這里就是1997年黃河斷流的最上端。”

  記者順著他指的方向向東遠望,浩浩湯湯的黃河水一路東行。卓健告訴記者,1997年,“奔流到海不復回”的黃河疲態盡顯,東行至此就再無力入海。此處距河口還有700余千米,刷新了黃河斷流河長的記錄。

  “當時整個大河都沒水了,河道里只有斷斷續續的水洼還存些水,閘上無水可引。”親歷了1997年黃河斷流的柳園口渠首閘管理處職工閆志剛說。

  在柳園口渠首閘前,卓健拿出他珍藏的老照片,照片中的人們帶著工具、挽著褲腿在河道忙碌。那是1997年,洶涌的大河失去前行的能量,停滯不前。柳園口渠首閘引不上水,開封地區生產、生活受到巨大影響,以前從不敢涉河而過的當地人,在杜良鄉鄉長的帶領下,在閘下黃河河道里橫筑起一個低矮的阻水堰,再開挖引渠,讓水倒流到閘前,以解燃眉之急。

  黃河水利委員會水文局副局長袁東良介紹,1972年至1999年,黃河有22年出現河干斷流,平均4年斷流3次,1997年還出現了迄今為止最為嚴重的斷流,斷流河道從入海口一直上延至河南開封,斷流河長達700多千米,占黃河下游河道總長的90%,黃河斷流還引發了河道萎縮、水生物減少、濕地減少等一系列問題,直接導致黃河造陸功能衰退,海岸線蝕退加快。

  為什么流淌千年的黃河出現了斷流?為此黃河水利委員會成立“黃河斷流成因分析及對策研究”項目組,論證分析得出了結論:天然水資源貧乏、人類用水日益增多和缺乏科學的管理。

  黃河水利委員會水資源管理與調度局高級工程師周康軍介紹,黃河位于歐亞大陸的干旱半干旱地區,降水稀少,水資源本就貧乏,但是它卻以占全國2%的水資源,承擔了12%人口、15%耕地以及幾十座大中城市的供水任務,加之氣候影響,降雨量減少,而且黃河流域及下游引黃灌區農業灌溉面積和耗水量的迅速增加,使本來就水量貧乏的黃河水資源供求矛盾日益突出。

  周康軍說:“再就是缺乏足夠的水資源調蓄能力。當時小浪底水利樞紐尚未上馬,黃河干流上具有較大調蓄能力的只有龍羊峽和劉家峽水庫,這兩座水庫都位于上游蘭州以上河段,距離黃河下游尚有3000多千米,下泄水量到達下游要近1個月的時間,遠水解不了近渴。”

  最主要的是缺乏統一的水資源調度、管理體制。周康軍告訴記者,當時沒有形成流域統一管理與區域管理相結合的調度管理體制,一旦遇到黃河枯水年份或枯水季節,沿河引水工程便開始無序爭搶引水,這也是當時黃河下游斷流日趨嚴重的重要原因。

  統一調度——奔流到海不復回

  1998年,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的163位院士聯名發出“行動起來,拯救黃河”的呼吁。

  為解決黃河斷流危機,1998年12月,國家頒布實施《黃河水量調度管理辦法》,授權黃河水利委員會實行黃河水量統一調度,這在我國七大江河流域中首開先河。1999年3月1日,黃河水利委員會發布了第一份調度指令,10天后黃河下游按計劃全線恢復過流。

  利津水文站是黃河上最后一個水文站,負責監測黃河入海前的水位、流量、泥沙、冰凌和水環境等,位于東營市利津縣利津鎮劉家夾河村,距黃河入海口104千米。

  “斷流不斷流,就看利津站。”是采訪過程中站上工作人員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簡單而言,利津斷面沒水黃河就斷流了。

  1999年3月11日,不到10時,利津水文站黃河邊上站著的除了工作人員,還有從附近村子里趕來的百姓,他們在這里等待的是被記入歷史的一刻。10時,利津開始恢復過流,10時40分流量達到14.3立方米每秒,16時增大到56.0立方米每秒,3月12日6時達到109立方米每秒,至3月20日20時達到663立方米每秒。“我就在這里看著黃河水從上面嘩嘩地流過來,老百姓們也大聲喊著‘水來了,水來了’。”盡管時間已經過去20年,但利津水文站站長張利對黃河斷流后又復流那天的場景依然記憶猶新。

  2000年,是所有關注母親河之人難忘的一年。這一年,黃河實現1991年以來的首次全年不斷流。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黃河水量統一調度的最初幾年,黃河來水量持續偏少,并幾度遭遇特枯年份,全河多次出現嚴重斷流危機。如2000年6月下游利津斷面流量僅5立方米每秒,2001年7月22日8時中游潼關站流量只有0.95立方米每秒,2004年6月上游頭道拐斷面3次跌至預警流量。

  雖然困難重重,管理與調度手段比較單一,法律法規、科學技術措施和經濟政策等還不完善,國內外沒有現成可以借鑒的經驗,但在沿黃各省(區)和有關部門的積極配合下,經過科學調控、統籌兼顧、精心配置,黃河水量統一調度管理目標得以實現。黃河水資源在來水持續偏枯的情況下,最大限度地發揮了效益,在確保防洪、防凌安全的前提下,實現了黃河不斷流,促進了水資源的有序利用。

  2006年8月1日,我國第一部流域水量調度管理行政法規——《黃河水量調度條例》正式施行,這也是國家層面首次制定出臺的黃河治理開發專項法規,黃河健康生命有了“護身符”,黃河水量調度進入依法調度的新階段。

  2008年,黃委首次實施了黃河下游生態調度,為進一步恢復河口生態系統創造了有利條件。同年,在流域來水偏枯、水調電調協調難度大等不利條件下,省(區)未超計劃用水,干流重要控制斷面流量全部達標。

  2008年冬至2009年春,黃河發生流域性特大干旱。黃委統籌安排、科學調度黃河水量,在保障防凌安全的情況下,先后6次逐步將小浪底水庫下泄流量,沿黃地區3708萬畝冬小麥在大旱之年得到有效灌溉,為奪取2009年國家夏糧豐收做出了應有貢獻。

  2014年,河南省遭遇63年來嚴重“夏旱”。作為河南最大的過境水源,黃河水對保證引黃灌區糧食豐產增收極為關鍵。在遭受歷史罕見旱災的情況下,河南糧食增產豐收,在特殊年份為國家糧食安全做出了特殊貢獻,黃河水功在其中。

  然而,老天給出的難題一道接著一道。在隨后的幾年,黃河一直處于枯水期,黃委先后實施小浪底水庫汛限水位動態控制試驗,嘗試洪水資源化利用,精細調度骨干水利工程,小流量封河等措施,為黃河在較長時期的供水安全籌集了水源。

  調控黃河水的成功在于對黃河的尊重和科學的探索。在每個調度年里,黃河水利委員會根據實際情況科學制訂方案,提高水資源利用率,保證黃河水供應。20年來,黃河上探索形成了“國家統一分配水量,省(區)負責配水用水,用水總量和斷面流量雙控制,重要取水口和骨干水庫統一調度”的調度管理模式,黃河水量調度范圍從干流部分河段擴展到全干流和重要支流,從非汛期延伸到汛期,調度目標也從確保黃河不斷流發展到積極爭取實現黃河功能性不斷流,更加注重生態用水保障,調度手段不斷完善,調度能力大幅度提升。

  環境轉變——百泉復涌濕地現

  一城泉水靈動,成就了濟南獨一無二的城市韻致。濟南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美譽,固有72名泉聞名天下。老舍說:“設若沒有這泉,濟南定會失去了一半的美。”

  位于黃河濟南段槐蔭區的北店子引黃閘,這里每天引出40萬噸黃河水,濟南城市生活用水4成以上來自這里。該閘與位于天橋區的大王廟引黃閘一起,每天引黃河水80萬噸,共同支撐濟南80%的城市用水需求。

  濟南黃河供水局副局長張家春說:“黃河是濟南最大的客水資源,城市發展對其高度依賴。黃河20年不斷流效益顯著,給濟南提供了安全穩定的水源保障。”

  甘甜的黃河水從北店子引黃閘涌出后,便流入為泉城供水的“大水缸”之一——玉清湖水庫。

  玉清湖水庫的修建背景,與20世紀黃河斷流現象緊密相關。

  1972年,黃河首次出現斷流。也正是自那一年起,位居濟南七十二名泉之冠的趵突泉,每年都會出現季節性停噴。20世紀八九十年代,黃河斷流愈演愈烈,濟南的泉水噴涌也隨之受到重大影響。1981年,濟南遭遇特大干旱,自3月份開始,趵突泉、黑虎泉等四大泉群首次干涸。在1999年3月14日至2001年9月17日,更是停噴長達926天。

  在黃河斷流最嚴重的1997年,山東提出要“修建水庫、引黃保泉、改變泉城供水結構”。1998年6月,濟南市開始實施“引黃保泉”供水重點工程,籌資建設玉清湖和鵲山兩大水庫。2000年、2001年,這兩個盛滿黃河水的“大水缸”相繼建成運行,為濟南“解渴”。

  玉清湖水庫管理處副主任張桂軍說:“玉清湖水庫1.6億立方米的水源中,90%以上來自黃河。現在黃河水已經代替地下水,成為保障濟南城市居民用水的主力。”

  “黃河20年不斷流,濟南的泉水16年不停噴。”濟南市城鄉水務局辦公室副主任唐瑞欽道出泉城“保泉”的核心手段,“濟南的城市用水原來主要依靠地下水開采,20世紀八九十年代,每天地下水開采量高達60萬噸至80萬噸,地表水和地下水的供應量比例為2:8。有了玉清湖和鵲山兩大引黃水庫后,濟南的供水結構發生根本性改變,目前的地表水和地下水供應量比例已轉換成8:2。有了黃河水承擔城市用水,地下水才能更多被用來‘保泉’。地下水充足,就能‘頂高’水位,實現泉群噴涌。”

  自2003年9月,以趵突泉為代表的濟南泉水實現復涌以來,百泉竟涌、人歡水暢。黃河水的有力支撐,是泉城“保泉”成功的生態密碼。

  除了為泉城“保泉”,在山、泉、湖、河、城的傳統特色風貌之外,黃河水還為濟南城孕育出一片鮮綠的城市濕地。

  2001年,由于玉清湖水庫建成后水庫側滲,以及濟南特殊地質地勢造成的南部山區匯水,玉清湖水庫的周邊區域成為常年濕地。當年3月,濟西濕地被列為國家濕地公園試點,經過多年的建設,已呈現出濕地原生態、氧吧大自然的秀美景觀。

  舟船蕩開蓮葉與香蒲,逶迤于清亮水面之上,記者滿目皆是波光水影、草木婆娑,耳邊不時傳來婉轉的禽鳥呢喃。

  “濟西濕地是長江以北最大的城市濕地,總規劃面積35平方千米。濕地內港汊縱橫,有大小島嶼近100座。”山東濟西濕地管理有限公司總助王全忠介紹,“這里生態環境優良,動植物種類豐富,有中華結縷草、鵝掌楸、椴樹,以及蘆葦、香蒲、荷花等800余種植物,還有東方白鸛、天鵝、斑頭雁等140種鳥類。”

  黃河水的生態效益,帶來功能豐富的城市濕地,這里即將成為濟南市繼泉水之外的又一張“城市名片”。

  幸福之河——生態發展謀新篇

  20年黃河水不曾斷流,不僅為沿線城鄉發展提供了水資源,生機勃勃的黃河也成為一條生態廊道,輻射75萬平方千米的綠水青山,黃河水資源成為“中國糧倉”豐廩的重要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重要支撐,是流域經濟社會發展的壓艙石、生態環境改善的定盤星。

  據統計,截至目前,干流累計供水超過6000億立方米,在黃河水資源“先天不足”的情況下,還先后7次引黃濟津、16次引黃入冀、20次引黃濟青,累計跨流域調水210億立方米,為流域及供水區人飲安全、糧食豐收、能源安全提供了水源保障,滋養了干旱缺水的西北華北大地,澆灌千里沃野,輸入廠礦企業,澤被千家萬戶。

  據統計,黃河水量統一調度以來,利津年均入海水量151億立方米,其中,非汛期利津年均入海水量73億立方米,保證了下游河道生態系統功能的發揮,使黃河真正起到了連通流域內各種生態系統斑塊及海洋的生態廊道作用;黃河水質也穩定向好,2015~2016調度年以來,干流12個監測斷面接近或全部達到水質目標,千年大河重放生命光華。

  曾經離去的鳥兒回家了、魚兒回家了,曾經枯萎的植物也重新萌了芽。黃藍交匯、草豐水美、鳥鳴魚躍的黃河入海口盛景重現人間。

  近年來,黃河三角洲自然保護區濕地明水面積由15%恢復到60%,促進了濕地的順向演替,蘆葦面積多達30余萬畝,鳥類增加至368種,久違的洄游魚類重新出現。

  “目前,在黃河口自然保護區內出現的珍貴鳥類有東方白鸛、丹頂鶴、卷羽鵜鶘、白琵鷺……生態環境的好壞,鳥類比人類更有發言權。”說到棲息于此的鳥兒,山東黃河三角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工會主席呂卷章如數家珍,他的自豪來自于自然保護區內越來越好的生態環境,“黃河水量統一調度,使自然保護區內的濕地水面得到很大程度的恢復。植被覆蓋率不斷提高,水生生物有效生長,充沛的食物引得眾多鳥類在此停歇。”

  烏梁素海地處內蒙古西部,是全球范圍內干旱草原及荒漠地區極為少見的大型湖泊、地球同一緯度最大的濕地、歐亞大陸鳥類遷徙的主要通道。然而,隨著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湖體污染疊加,湖面急劇萎縮,生物棲息地喪失。

  烏梁素海牽動中南海。2018年3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做出重要指示,“加強呼倫湖、烏梁素海、岱海等重點湖泊污染防治”。

  在近年來充分利用黃河凌汛期和灌溉間歇期對烏梁素海實施補水的基礎上,黃委加強凌情、水情和骨干水庫蓄水研究,利用較好的來水條件,相機向烏梁素海實施生態補水,到2019年7月共補水9.04億立方米,相當于把湖水整體置換近兩次,湖泊水域面積增加,水質較上年同期明顯改善,湖區自凈能力提高,魚類、鳥類數量均有所回升。

  白洋淀位于河北境內,是我國海河平原上最大的湖泊,以大面積蘆葦蕩和千畝連片的荷花淀而聞名。最近幾十年,白洋淀連續出現干淀現象,并有大量污水進入,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

  2006年,黃委首次實施引黃濟淀應急生態調水,此后逐年持續送水,為緩解干淀威脅,保證淀區生態環境安全和華北地區生態平衡提供了支持。

  黃河與白洋淀更深的緣分還在后面。2017年,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設立國家級新區雄安新區,白洋淀就位于新區之中。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指示,雄安新區要打造優美生態環境,構建藍綠交織、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態城市。作為生態雄安的重要水支撐,引黃入冀補淀也隨之上升為國家戰略工程。

  經過艱苦奮戰,2017年11月,引黃入冀補淀工程試通水,汩汩黃河水從河南濮陽出發,沿著新完工的引黃入冀補淀工程線路,經過482千米跋涉奔向白洋淀。該工程年均引黃水量6.2億立方米,其中白洋淀生態補水1.1億立方米,重現天水相連、葦綠荷紅、水草豐美、魚鳥成群的生態勝景。

  “黃河的水引進來以后,白洋淀的水流動起來,水質明顯好多了,來這里玩的游客也更多了。”從小在白洋淀長大,目前在白洋淀景區負責游船駕駛的王紅賓對白洋淀的變化欣喜異常。

  隨著白洋淀水質好轉,王紅賓和附近村民紛紛轉型,吃起生態飯。“我以前開過幾個小廠,近幾年國家提倡綠色發展,生意也不好做,2017年起就買了一條船,掛靠在旅游公司里,專門帶著游客到淀里旅游。”

  王紅賓這條船可以坐11個乘客,包船在白洋淀里游玩4小時只收費260元。他一年能落5萬元左右。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

  從頻繁斷流、幾入絕境,到河暢其流、水復其動,煥發生命色彩;

  從生境退化、物種減少,到禾綠果香、鳥飛魚躍,捧出青綠畫卷;

  從鄰封焦渴、萬眾翹望,到大局為要、送水馳援,托起生態高地;

  ……

  黃河的生命回歸,是筑牢黃河流域生態屏障和支撐流域經濟的重要支撐。

  黃河的生生不息,也是呂卷章們如數家珍的自豪,王紅賓們無法抑制的欣喜。

    大河滔滔今又是,換了舊顏色,錦繡滿河山。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黃河報·黃河網 編輯:李楠
江苏7位数彩票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