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深度觀察 >

歲月奔流 安瀾永駐

作者:郭旭帆 發布日期:2019-09-30 10:05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黃河防汛成就斐然

    貫穿古今歷史,滋養生靈萬物的九曲黃河,亦是一條以善淤善決善徙、旱澇災害頻發聞名于世的憂患之河。

  漫長的歷史時期,沿黃廣大勞動人民為根除黃河水旱災害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探索,譜寫了一曲恢宏壯麗的長歌。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開啟了黃河治理的新紀元。70年來,在黨和政府的堅強領導下,沿黃軍民為治理黃河付出了無數艱辛的努力,創造了70年伏秋大汛不決口的歷史奇跡,黃河從“中華之憂患”變為一條利民之河、安瀾之河。

  理念先行:科學引領洪水管理

  據不完全統計,公元前602年至1938年的2540年間,黃河下游決口1590余次,改道26次。據記載,1840年至1938年99年間,有66年發生洪水災害,無一幸免都決口,水沙俱下、河渠淤塞、良田沙化……沿黃地區餓殍遍野,人民流離失所,苦難深重。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黨和國家高度重視黃河水患治理。1952年,毛澤東同志發出了“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的偉大號召。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都曾親臨黃河視察。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考察黃河防汛工作和灘區群眾生產生活情況,并多次對治黃工作做出重要指示。2019年,習近平總書記連續兩次考察黃河,并在主持召開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時強調,共同抓好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沿著時光足跡,探尋黃河防洪指導方針的發展脈絡,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的“寬河固堤”到20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蓄水攔沙”,再到目前“上攔下排、兩岸分滯”調控洪水,“攔、調、排、放、挖”處理泥沙,“穩定主槽、寬河固堤、調水調沙、政策補償”措施不斷完善……黃河洪水管理及理念隨著社會發展、環境變化、科技進步及認識水平的不斷提高,獲得了長足進步。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決定,成立黃河防汛總指揮部,并于1962年、1983年、1996年先后3次對機構進行調整,主要負責黃河中下游的防汛工作。2007年,國家防總批準成立黃河防汛抗旱總指揮部,將黃河防總的防汛任務擴展到上游,并增加了抗旱職能,防汛抗旱管理組織機構逐步完善。

  與此同時,防汛抗旱理念也在不斷進步。2003年,全國防辦主任會議確定了堅持防汛抗旱并舉,實現由控制洪水向洪水管理轉變、由單一抗旱向全面抗旱轉變的新時期防汛抗旱工作思路。2014年,國務院批復《黃河防御洪水方案》;2015年,國家防總批復《黃河洪水調度方案》。這兩個方案,充分考慮洪水泥沙自然規律、黃河工程體系現狀、流域經濟社會狀況等因素,體現了由控制洪水向管理洪水泥沙轉變的防汛管理新理念。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進步及對黃河洪水、泥沙運行規律的認識不斷深入,“以人為本”的理念在防汛管理中日益凸顯。2013年,由財政部、發改委、水利部聯合印發的《黃河下游灘區運用財政補償資金管理辦法》,為解決黃河下游防洪保安和灘區經濟社會發展之間的矛盾提供了支撐。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防災減災工作,強調必須牢固樹立災害風險管理和綜合減災理念,堅持“以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的方針,堅持常態減災與非常態救災相統一,努力實現從注重災后救助向注重災前預防轉變、從減少災害損失向減輕災害風險轉變、從應對單一災種向綜合減災轉變。這為做好新時期防汛抗旱減災工作,提供了總依據、總遵循。

  工程措施:打造防汛“鋼筋鐵骨”

  防洪保安,工程措施永遠是最基礎且行之有效的。

  70年來,中國共產黨領導沿黃人民群眾開展了大規模治黃基礎設施建設,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全力改變黃河防洪工程羸弱、隱患眾多的局面,戰勝了歷次超過10000立方米每秒的大洪水,以及“96·8”洪水、2003年秋汛和2012年流域性洪水,確保了大堤不決口,實現了黃河歲歲安瀾。

  目前,黃河中下游已基本建成了“上攔下排,兩岸分滯”的防洪工程體系,建設了“萬里黃河第一壩”三門峽水利樞紐,打造了“世紀工程”小浪底水利樞紐,建設了支流沁河河口村、伊河陸渾、洛河故縣等水庫。70年來,黃河下游先后進行4次堤防加高培厚。黨的十八大以來,黃委連續實施兩期黃河下游防洪工程建設,全面完成了標準化堤防建設,開展了河道整治和灘區安全建設,對河口進行了治理,共加固堤防1371.1千米,整治險工147處、壩垛5400多道,建設控導護灘工程234處、壩垛5300多道;開辟了北金堤、東平湖等分滯洪區;通過水庫聯合調度,可將黃河下游千年一遇洪水洪峰流量削減至22600立方米每秒,并基本解除下游凌汛威脅。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黃河上中游地區沿河一些城市防汛問題逐漸凸顯。為此,黃委在黃河上游河段打造“上控下排”的防洪(凌)工程體系,修建了龍羊峽、劉家峽水庫,按照黃河洪水調度方案,龍羊峽、劉家峽水庫聯合運用后,可使蘭州斷面5年、10年、百年一遇洪峰流量分別削減到3790、5050、6260立方米每秒;修建干流堤防工程,其中甘肅蘭州城市河段堤防長76.0千米、寧夏河段堤防長448.1千米、內蒙古河段堤防長985.6千米。

  三門峽、小浪底水庫建成運用以來,通過水庫攔沙及調水調沙運用,有效減緩了黃河下游河道淤積抬高。從1960年9月至1970年6月的近10年之內,由于三門峽水庫運用方式的調整及改建工程的逐步投入運用,黃河下游艾山以上河段河道基本沒有淤積抬高。從小浪底水庫投入運用至2015年底,黃委共進行了19次以小浪底水庫為主導的幾種模式的調水調沙運用,逐步恢復了河道主槽排洪輸沙功能,黃河下游河道最小平灘流量由2002年汛前的1800立方米每秒提高到4200立方米每秒,中水河槽塑造及維持得以實現。

  黃委積極探索防洪調度模式,洪水資源化管理方面實現了新突破,在確保防洪安全的同時實現了多贏目標。2014年,黃委抓住有利時機,開展故縣水庫汛限水位動態試驗,水位達歷史最高蓄水位536.57米。2016年、2017年前汛期開展了2次小浪底水庫汛限水位動態控制試驗,增蓄水量近20億立方米,為流域工農業生產生活用水和跨流域抗旱調水儲備了水源。

  多措并舉:筑牢現代化抗洪防線

  防汛抗旱工作事關民生安全、經濟安全、糧食安全和生態安全,意義非同尋常、責任極其重大。

  黃委以責任意識為紅線,不斷筑牢橫向到底、縱向到邊的黃河防汛責任體系;嚴格落實以行政首長負責制為核心的各項防汛責任制,督促各地積極推進“黨政同責、一崗雙責”的防汛抗旱責任體系建設,進一強細化量化各級政府責任人、行政責任人、部門責任人、管理責任人以及技術責任人的防汛責任,并在主流媒體公布,接受社會監督;梳理完成黃河防總辦公室成員防汛責任清單,完善黃委內部大洪水工作機制;加強對防汛行政責任人尤其是新履職責任人的培訓,不斷提高防汛抗旱決策水平和應急搶險處置能力。

  多年的不懈努力之下,多類型、全方位的黃河防洪預案體系初步建立。黃委統籌防洪安全、水資源安全和水庫河道減淤,修訂完善黃河中下游洪水調度方案和龍羊峽、劉家峽洪水調度方案;充分利用洪水風險圖編制成果,進一步修訂重要水庫、重點支流防汛預案。各級進一步修訂完善水情測報、工程搶險、灘區運用、遷安救護、通信保障、物資供應等專項預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黃河流域各類水文站點僅有200余處。隨著國家對水文站網的建設投入加大,黃河水情站網快速發展。目前,全流域已經建設各類雨量、水位、流量、水質等水文站點6000余處,構建了布局合理、功能完善的水文監測站網,基本實現了無線報汛和計算機網絡報汛,黃河水情報汛30分鐘到報率一直保持在95%的高水準。黃河水文部門不斷完善水雨情預報技術手段,引進了中國氣象局的氣象信息綜合分析處理系統,開發了“天眼”應用系統,通過經驗預報、統計預報、數學模型預報等技術手段結合,對汛期降雨洪水和凌汛期氣溫進行預報,降雨洪水預報能力進一步增強。

  黃河防汛信息化建設取得了長足進步。近年來,按照“統一規劃、分步實施,需求主導、共建共享,先進實用、開放擴展”的建設理念,黃委初步建成了黃河防汛計算機廣域網、水雨情采集體系、現代化防汛決策支持等系統;組織編制了黃河流域下游防洪保護區、下游灘區、小北干流灘區和東平湖蓄滯洪區洪水風險圖,開發建設了黃河下游灘區洪水風險圖信息管理系統,實現了洪水風險圖信息的分級、分類管理,為洪水期間灘區遷安救護工作開展提供了翔實的地理信息資料。

  70年來,“確保汛期黃河安瀾”是黃河流域各省(區)的共同目標。完善以行政首長負責制為核心的防汛抗旱責任制,根據情況變化及時修訂完善各類預案,落實在建工程度汛措施,加強應急保障能力建設……在各省(區)的通力協作之下,黃河流域防汛安全得以保障。

    中國人民解放軍、武警部隊是黃河防汛搶險救災的主力軍和突擊隊,歷來承擔著急、難、險、重的抗洪搶險任務。70年來,軍地協同、團結抗洪,共同筑牢了黃河防汛“鋼鐵防線”。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黃河網 編輯:李楠
江苏7位数彩票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