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水利部  主辦:水利部黃河水利委員會
水與中國
當前位置:主頁> 行業風采 >

黃河“絕”戀——懸崖峭壁上的水文堅守

作者:劉詩平 邵瑞 發布日期:2019-10-11 09:14

    這是黃河最驚險的一段旅程:在晉陜大峽谷中蜿蜒穿行的黃河,掙脫掉兩岸懸崖的束縛后,流淌出一段400多米寬的河面。繼而,又從400多米的河面突然緊縮至30余米寬,激蕩而成約50米深的壺口大瀑布。接著,奔騰而下沖向峽谷出口處,約50公里后來到險關隘口——龍門。

  這是黃河最獨特的一個水文站:在陜西韓城一側、黃河右岸懸崖上的龍門水文站,背靠絕壁萬仞的山崖,面向奔流不息的黃河,獨守峽谷隘口。要想進入水文站,必須在山西河津一側、黃河左岸乘坐唯一的交通工具——“吊箱”空中抵達。

  記者近日來到龍門水文站對岸的黃河山西一側,打通水文站副站長楊文博的電話后,一條橫跨河道、高懸于黃河上空的鋼纜上,一架吊箱從對岸徐徐開了過來。

  乘坐這樣的吊箱過河,好天氣都不免提心吊膽,惡劣天氣的話無疑更需要膽量和勇氣,而這卻是站上工作人員生活出入和工作物品運輸的唯一通道。

    國家重要水文站:為何建在絕壁上 

  龍門水文站是黃河干流控制站和黃河中游洪水編號站,也是黃河重點報汛站和國家重要水文站,承擔降水、水位、流量、泥沙、冰情、水質監測等測報任務。21名來自五湖四海的職工堅守在這里,他們多數是大學畢業的年輕人。

  走下吊箱,記者不免好奇:龍門水文站為何要建在懸崖峭壁上?

  “水文站建站以來,因工作和生活需要,在目前的站附近上下游進行過6次遷址,但都沒法避開懸崖峭壁。”楊文博說,采用流速儀法測流的測驗河段,宜順直、穩定、水流集中,無分流岔流、斜流、回流、死水等現象,順直河段長度宜大于洪水時主河槽寬度的5倍,龍門站上下游均沒有適合的設站地點及河段。

  與此同時,黃河吳堡水文站以下有無定河、清澗河等較大支流匯入黃河,設立龍門水文站,可以有效控制黃河中游洪水過程,及時進行洪水預警預報。

    黃河水文偵察兵:如何堅守“孤島” 

  龍門水文站有一個展室,記錄著水文站歷史上用過的各種測驗儀器測具,以及一些歷史往事和難忘的場面。

  “我們就是聽著水文站老職工的故事成長起來的,從他們身上學習如何守護黃河,為黃河把好脈。”楊文博說。

  1967年8月11日,龍門水文站出現大洪水。洪水越大,越需要搶測。當有20多年船齡的老船工盧振甫和同事們在船上搶測洪峰時,將船連在岸邊的粗鋼絲繩突然被大浪打斷,盧振甫不幸被鋼纜打掉了耳朵,但這位“硬骨頭老船工”忍著痛堅持將工作完成。

  展室資料顯示,龍門水文站建站以來,工作中遇險不在少數,更有5名職工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這些黃河上的水文偵察兵用平凡的人生譜寫著不平凡的生命樂章。他們緊盯著黃河水文變化,在艱苦的工作環境里,為黃河抗洪搶險,保障國家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提供及時、準確的水情信息,為黃河水資源合理開發利用提供寶貴的科學支撐,為流域生態環境建設和經濟社會發展奠定重要基礎。

    新設備升級換代:未來怎樣改變 

  在提供站上工作人員出入的吊箱上游十幾米處,是工作用的鉛魚過河纜道和吊箱纜道。

  水文勘測工趙奇在控制室內啟動按鈕,將750公斤重、搭載著流速儀(用于測流量)和橫式四倉采樣器(采集水樣測含沙量)的鉛魚緩緩升起,楊文博盯著距河面約20米高的鉛魚,隨著轉動的鋼索向黃河上空滑行。

  “這樣的測驗工作,洪水期每天要進行好多遍。”楊文博說,大洪水到來時對人員和設備考驗尤其大。比如,2017年夏天出現編號洪水時,水位漲得太快,水位計跟不上,他們不得不冒著大雨,站在河邊看著水尺用對講機報水位。

  當記者結束采訪乘吊箱離開水文站時,楊文博告訴記者,現在降水、水位觀測已實現自動化、信息化,隨著黃河水文測報能力升級不斷深入,龍門水文站不久將安裝RG30-非接觸式雷達測流系統、ADCP(聲學多普勒流速剖面儀)、同位素在線測沙儀等先進測驗儀器設備。

    屆時,他們工作的危險性和困難程度將大大降低和減小,各項測驗數據的及時性和準確性將進一步提高。 

瀏覽更多相關資訊敬請關注水與中國微信公眾號
【如何關注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方法一:打開微信直接“掃一掃”圖上的二維碼即可。方法二:打開微信,并點擊“通訊錄”并點擊右“公眾號”選項;在“公眾號”頁面里面,點擊右上角的“+”號選項;在“查找公眾號”頁面里面的搜索框里輸入“水與中國雜志”,并點擊“搜索”按鈕;在“搜索”結果里選擇第一個,即水與中國雜志微信公眾號,點擊關注“進入公眾號”即可。
【下次如何打開你關注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呢?】——進入“通訊錄”頁面后,點擊“公眾號”;在這里您可以找到您已經關注過的水與中國雜志公眾號。
來源:新華網 編輯:李楠
江苏7位数彩票开奖